宝哥:到这如果只会说“

宝哥:到这如果只会说“

最近,三生健康产业园又在悄悄地发生一些变化。虽然已经到了冬季,但江南还是一派

三生宝哥相对论:时间,

三生宝哥相对论:时间,

时间进入11月下旬,离三生年会越来越近了。三生即将进入第15个年头,我做健康产业也

富迪胡静:善的力量

富迪胡静:善的力量

社会存在就有社会责任,社会责任是我们每个人应该共担的。国家稳定并不代表没有生

当前位置: 直销报道网 > 调查 >

深圳鼎益丰:“东方隐士”如何为信徒理财

时间:2018-11-30 11:52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南方周末 点击:
鼎益丰的晨会在佛、道、儒圈内有一定名气,一方面因为其为信仰者提供了场所,一方面又仿佛为这些信徒打开了财富之门。

 

11月中旬的一个上午,鼎益丰晨会开始前,约有三百位投资人参加。(南方周末记者 刘诗洋/图)

【直报网北京11月30日讯】(南方周末)鼎益丰的晨会在佛、道、儒圈内有一定名气,一方面因为其为信仰者提供了场所,一方面又仿佛为这些信徒打开了财富之门。

鼎益丰的投资版图中,至少包括3只港股、2只A股。这些股票大多业绩低迷或濒临退市,却在鼎益丰入股后,迎来股价暴涨。

一位主持人打开音响,晨钟暮鼓声传来,在场所有人摩肩接踵、屏息凝神,在主持人的引导下,开始诵读《道德经》。

自2011年起,在深圳彭年大厦42楼一间宽阔的会议室里,这样的晨会几乎每天都在举行。彭年大厦距离罗湖口岸不足2公里,与香港隔海相望。

晨会的举办者并不是纯粹的宗教组织,而是一家公司,名为深圳市鼎益丰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鼎益丰)。鼎益丰的官网显示,过去8年时间,公司由100万元起步,逐渐扩张至管理百亿资产的集团,旗下业务囊括基金、私募、黄金、高科技芯片、大健康乃至文化旅游。

鼎益丰直接控制的子公司有二十余家,大多位于深圳。如今,鼎益丰占据了彭年大厦超过10层的空间。

这一堪称“神奇”的跨越式发展均归功于鼎益丰的董事局主席隋广义——一位自称1980年代下海,1990年代从政,其后隐居悟道的高人。他对外声称,依靠诵读《道德经》《易经》等中国古代典籍提升智慧,并从“禅”与“易”中悟出了一门“禅易投资法”。

然而,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通过这些神乎其神的宣传,鼎益丰拉起了一张信徒之网,一边兜售信仰,一边向他们售卖各式投资产品。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的一份产品合同显示,其5年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6.2%。

更惊人的是,鼎益丰的投资版图中,至少包括3只港股、2只A股。这些股票大多业绩低迷或濒临退市,却在鼎益丰入股后,迎来股价暴涨。

信仰充值

2018年11月的一天,南方周末记者参与了一次鼎益丰的晨会,一起参会的还有约三百位公司员工和投资人。

与会者一般只能通过公司员工的邀请才能参加,因此除了投资人之外,其他人难有机会一窥端倪。入场前,前台工作人员还要登记每位参会者的身份证和手机,并赠送一本简单印刷的《道德经》。

诵经前,鼎益丰董事局主席隋广义带领一众高管快步入场,人群起立,纷纷行注目礼。他个子不高,身材瘦削,扎着灰白马尾辫,蓄长须,再搭配一身暗色西装,看起来“仙风道骨”。

但一开口,隋广义便泄露了东北腔。诵经完毕,他接着开始大谈股票、投资和发财之道,引来台下阵阵掌声。

隋广义习惯站着讲话,身旁常备一个白纸板,边讲边写一些关键词。讲到高兴处,他加大音量对台下人说,“你们知道上世纪西方出了个巴菲特,亚洲有稻盛和夫和孙正义,那么今天,东方有谁呢?”

台下听众识趣地回应:“隋广义。”

隋广义则微笑着说:“嗯,东方出了个隐士。”

在将近一小时的晨会结束后,销售们的工作才真正开始。前来参观的投资人会被约至一个个单独的茶室,销售们夸耀鼎益丰所创造的投资奇迹,从资产规模到股市神话,然后推荐各种鼎益丰旗下的投资产品。

南方周末记者接触的多位销售均自称来自天河文化创意俱乐部(下称天河俱乐部)。南方周末记者拿到的一本鼎益丰官方手册显示,天河俱乐部由鼎益丰全资控股,分布在全球各地,拥有超过90家分公司。但具体查询每家俱乐部的工商信息,股东往往是独立的,看不出与鼎益丰的关联。

据晨会当天接待南方周末记者的天河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与普通的理财公司不同,鼎益丰一般只做熟人生意。如果对方感兴趣,聊得来,才会被邀请参加鼎益丰的晨会,然后再推荐产品。

一位天河俱乐部佛山区域的负责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早年他听隋广义讲禅易投资术,自己也是半信半疑,但又觉得他讲的话句句在理,是世外高人,便把房子卖了全部投进去。

另一位来自天河俱乐部上海分部的销售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他们最开始也都是投资者,本来有自己的工作,但后来发现跟着隋广义才能赚大钱,便专职来到鼎益丰工作。

除天河俱乐部之外,鼎益丰还会举行各种活动。如旗下的长白山历史文化园,每年都要举办规模盛大的“敬天朝山”大典。2018年初,鼎益丰还公布了万佛塔的供养计划,每尊玉佛价格在3000元到12万元不等。

另一家位于深圳梧桐山脚下的禅道商学院,则经常策划各种修身课程,主要由隋广义和鼎益丰总裁马小秋授课。参加者多为鼎益丰投资人、股东或者公司员工。其中一项“问道梧桐”课程,参与者需要通过竞拍才能参与,每季举办一期。

鼎益丰在深圳的年会也颇引人瞩目。2018年1月份,鼎益丰在深圳市春兰体育馆举办年会,邀请了尼古拉·萨科齐(法国前总统)、鸠山由纪夫(日本前首相)、陆克文(澳大利亚前总理)演讲助阵,并在其官网上展示。

然而,这些活动并没有公开的报名入口。靠人头传播,是鼎益丰的一大特点。南方周末记者曾以参观者身份前往禅道商学院,但被告知这里只有鼎益丰员工带领,才能进入。

“这些活动一方面是为他们招揽人气,一方面也是一种对投资者的‘承诺’。”一位接近鼎益丰的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很多人看到公司红红火火,也就不再怀疑。

 

鼎益丰董事局主席隋广义。(鼎益丰官网截图/图)

明股实债

鼎益丰旗下有一本名为《商道天下》的杂志,该杂志经常通过专访的形式,来阐述鼎益丰的发展模式。在其中一篇报道里,鼎益丰创始人之一的马小秋,称公司创立初期仅有100万,其后是靠说服众多投资人买入原始股来获得发展资金。

工商资料显示,鼎益丰最初的注册资本确为100万,最初的投资者仅为隋广义、马小秋和许燕珊,其后股东人数不断增加,到2013年6月一次性增加至48位股东,实缴资本也在随后几年不断扩大至4.61亿。

鼎益丰向投资人兜售的不少投资项目,均为鼎益丰旗下公司股权,与母公司模式相同。但南方周末记者发现,投资人出资购买的并非是真正的股权,而是约定了保底、回购时间以及利息的债权。

南方周末记者以投资者身份从销售人员处了解到,目前鼎益丰在售的主要项目是一家名为深圳市丰源芯科技产业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丰源芯)的股权。

据销售介绍,鼎益丰此前入股了一家名为北京多思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加密芯片制造企业,工商资料显示,鼎益丰占股12%。而于2016年成立的丰源芯,将依托北京这家公司的技术,生产安全加密网络周边产品,并计划进军海外。

按照销售人员向南方周末记者展示的股权认购合同,该项目定价6元/股,5年为期,投资门槛30万,上不封顶。合同规定股权分红自成交之日起的第1年,每月返利1.5%,其后4年,每月返利1%。投资人投满5年到期,可再获得15%的本金返利。也就是说,5年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6.2%。

上述股权协议也可以选择逐步退出。按照合同规定,购入满三年可申请退出,第一次退本金的50%,第四年再退20%,第五年再退回剩余的30%。但销售人员进一步规劝,以此返利计算,投资人5年内实际就将近回本,赚到了钱也没必要再撤回投资。

这些项目的资金流向是个谜。以销售出示给南方周末记者的合同为例,其收款账户和返利账户并不一致。另据一些投资人称,这些项目的账户经常变动,有时甚至还会是马小秋的个人账户。

此外,投资人购买股权后,并不能拿到凭证证明他的钱真的进入其购买的公司。如鼎益丰正在售卖的丰源芯,其成立于2016年,目前仍由鼎益丰全资控股。

据鼎益丰官网,2016年10月,鼎益丰旗下财易通智金公司也举行了类似的原始股认筹,共1310万股份,当场认缴金额3930万元。这家公司下辖一家名为“金算子”的线上理财平台,于2017年7月正式上线,用户可以通过平台购买以黄金为利息的理财产品,平均年化收益能达到12%。

但工商资料显示,该公司始终掌控在鼎益丰及其高管手中。

另据一位熟悉该公司业务的人士称,鼎益丰早年还售卖过基金类理财产品,年化收益率一般都在30%以上,10万元就可以起投。不过,按照鼎益丰销售人员的说法,鼎益丰从2017年9月开始已经取消了3%的月度返利产品(年化36%是国家规定的高利贷红线)。

鼎益丰旗下有一家基金公司,名为深圳市鼎益丰基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中国基金协会的网站上可以查到,该公司是登记备案的基金管理人,2016年7月登记,但其旗下只有一只基金,名叫鼎益丰天河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规模只有3000万元。

根据《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私募的投资者应为合格投资者,投资于单只私募基金的金额不低于100万元,且金融资产不低于300万元或者最近3年个人年均收入不低于50万元。

“该公司不论是针对不特定对象转让股份,还是向特定对象转让股份超过200人,都涉嫌违规公开发行股份。除此之外,以理财产品的方式向不特定对象募集资金,也有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嫌疑。”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王志斌律师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集资炒股?

更神奇的是,在鼎益丰员工的描述里,这家讲究禅易的公司在资本市场无往不利。据南方周末记者盘点,鼎益丰至少投资了3家港股、2家A股上市公司,并将这些上市公司作为招揽投资的标的。

2018年10月12日,恒生小型股指数尾盘异动。有股票投资人复盘发现,造成股指尾盘巨量急跌急拉的原因,是一只11月刚被纳入MSCI全球标准指数成分的股票——中国投资基金(0612.HK)。当天港股股指重挫,该股却在尾盘一度从-12%拉平。

中国投资基金,现已更名中国鼎益丰,虽然打着“中字头”,听起来很响亮,实际却名不见经传。2017年年底,它的股价还只有4分钱,但此后,却连续暴涨了15倍。现在它的股价高达25元,市值超过300亿,甚至在2018年8月被纳入了深港通。

在2014年之前,这只股票一度掌握在香港富豪洪祖杭手中,2015年落入鼎益丰掌中。中国投资基金2018年中报显示,隋广义、鼎益丰及旗下香港公司,分别持股28.54%、16.26%、16.26%。

中国投资基金属基金类上市公司,旗下并无实际资产,主要靠对外投资来获取收益。其2017年年报显示,自隋广义入主以来,公司先后投资了Mountain Gold和Galaxy AMS的股权,前者在江西锦屏县金溪拥有采矿和探矿许可,而后者是一家海外公司,主要从事高端汽车零部件的研发及制造。

除了投资内地金矿和非上市公司股权外,公司还涉及非上市期货合约与境外基金产品。

但隋广义的入主也并未改变其盈利困局。南方周末记者根据年报统计发现,中国投资基金已连续7年亏损,合计亏损高达4.59亿港币。仅非上市期货合约一项,2017年亏损幅度就高达60%。

按照鼎益丰一位李姓销售人员给南方周末记者的说法,中国投资基金是鼎益丰2017年主要运作的产品,即投资人把钱交给鼎益丰,由鼎益丰买入上市公司。

在被问到与投资人自己从二级市场买入上市公司有何区别时,对方答曰,“从二级市场买你还要承受风险,从鼎益丰买,公司承担风险,现在想买已经买不进去了。”

按照销售的说法,投资人的钱会通过鼎益丰的项目进入上市公司,但究竟是一级市场还是二级市场,对方只表示由于该项目已在去年完结,没有多做解释。

鼎益丰在证券市场涉猎的从来都是风险极大的股票。港股中,除了中国投资基金外,其作为第二大股东参股的中国智能集团(0395.HK)也处于亏损状态,同样作为第二大股东参股的志道国际(1220.HK)近期更是面临摘牌风险。

另外还有被隋广义称作“财务投资”的两家A股上市公司——ST天马(002122.SZ)和彩虹股份(600707.SH)。公开资料显示,鼎益丰控股的深圳市中奇信息产业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深圳中奇),目前是ST天马的第三大股东,持股4.62%。

深圳中奇和鼎益丰均入股彩虹股份,前者持0.83%,后者持3.26%。彩虹股份是一家经常巨亏的上市公司,极少有实现盈利的年份,2018年三季度,其净利润亏损额为2.67亿。

南方周末记者梳理发现,鼎益丰买入上述股票,均是从2015年开始的。鼎益丰入股后,这些垃圾股又总是能迎来暴涨的机会。除中国投资基金近年涨幅迅猛之外,鼎益丰曾于2015年中报期进入中国智能集团主要股东名单,此后该公司股价先是从两毛多涨到八毛,而后又被打回原形。

按照鼎益丰销售的说法,公司一般都会选择股价不高的公司抄底,再不断买入,直到进入董事会,然后通过“运作”来赚钱。

在隋广义的解释中,这是旁人理解不了的智慧。他自称ST天马是他在一块多成本时买入的,而在2018年11月12日,ST天马经前三个交易日涨停后报2.4元/股。他以此向投资人证明,自己眼光独到,但关于为何看好这只股票,他却只字未提。

不过,隋广义在上述晨会演讲中,佐证了鼎益丰过去8年来的商业模式——成立多个子公司,以售卖股权的方式向民间融资,再将融来的钱用于投资证券市场。 “八年前,不怕鼎益丰有风险的人,现在都挣到了钱,怕的人,到现在都没赚到钱。”晨会上,隋广义用略带嘲笑的口吻教育听众,“我这一辈子都喜欢涉险,一辈子都喜欢博弈。”

他还对台下三百多听众道出了今后一系列计划,例如鼎益丰未来将在美国上市:

“我们在境外先做个BVI结构,然后全资控股香港公司,再以香港公司全资控股一家深圳公司,深圳公司不是现在的鼎益丰,要设计一家新公司,把丰源芯的股权投进去30%,把长白山的天鼎也投进去30%,按照现在最好的价值,以鼎益丰老股东的名义,用最低资产转给它,然后开始做财报,2019年盈利20亿、2020年盈利35亿,2021年盈利60亿,然后就上市了……”

梧桐山脚下的禅道商学院平日里大门紧闭。(南方周末记者 刘诗洋/图)

“东方隐士”

依靠信仰充值,历经八年不倒,隋广义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隋广义,号万明子。一位名叫裔锦声的商业作者曾为鼎益丰撰写了大量文章,并刊发在北国网上。文章称,隋出生于1962年。

除此之外,网络上几乎找不到来自第三方的简历。对他过往的记录,多来自早年电视台为鼎益丰拍摄的两部纪录片,以及鼎益丰旗下的杂志《商道天下》。

在纪录片中,隋出生在东北一个贫寒家庭,1980年中专毕业后(后改称大学毕业),在长春市双阳东部一个矿区当了一名测量师。26岁的时候,由于不满现状,且对自己的才智充满自信,他跑到北京创业,研发了一种以中草药和洗涤剂为原料的皮肤病药膏,因此获利上千万。

据一些长春商界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隋早年曾是东北一个小有名气的气功师,在1990年代气功盛行时结交过不少政商朋友,并靠这些人的资助为生,如今鼎益丰的总裁马小秋,便是其中之一。

纪录片中,隋广义于1997年前往四川仙鹤观修身悟道,其后与四川人马小秋相遇。马崇拜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深研究,感到找到了自己“一生要做的事”,此后追随隋广义入道修行一年,并开始了游历世界之旅。

马小秋将隋广义研究“禅道投资法”的辛苦与陈景润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相提并论,她称每天都要给隋批发稿纸,笔也要整盒买。这期间二人已经居住在一起,以师徒相称,由马小秋照顾隋的生活。

2011年,鼎益丰成立后,隋广义出任董事局主席,马小秋则为总裁。2013年,二人在江西结识了自称五斗米教某流派掌门的李云山,共同创立了深圳市鼎益丰民俗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现更名为深圳市新盟达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售卖经过道家法力加持的家具。

李云山后来与隋广义反目。《深圳晚报》根据李云山的爆料,于2014年10月29日,将这段往事写入一篇名为《一张宝床进价23万售价120万》的报道中。其中,李云山称自己在合作公司任职时期,开发了宝床、宝剑、鼎斗等产品,售价远高于成本,鼎益丰从中谋得暴利并涉嫌非法集资。

其后,李云山与鼎益丰几度对簿公堂。多次判决书显示,鼎益丰否认上述报道,并状告李云山诽谤,最终胜诉。李云山此后又与鼎益丰就劳动争议问题打过官司,李云山胜诉。

这或许是鼎益丰与隋广义最接近透明的时刻。

针对鼎益丰的种种“神奇”之处,南方周末记者致电鼎益丰希望采访,一位由总机转接的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公司暂时不接受媒体采访,如有需要可关注公司召开相关发布会。

南方周末记者另将问题汇总,向鼎益丰发送了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原标题:深圳鼎益丰:“东方隐士”如何为信徒理财)

责任编辑:佟佟

解读新闻热点、呈现敏感事件、更多独家分析,尽在以下微信公号,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享到: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服务条款 | 广告服务 | 频道合作 | 本网内容授权书
Copyright © 1998 - 2013 www.Chnds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直销报道网 ©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35451号